福昌倒闭数千员工要补偿 曾是中兴华为手机供应商

  •   一月之内,深圳市龙岗区连续两家手机供应链公司发出倒闭公告。受此牵连,数百名手机材料供应商超过3亿元被拖欠货款打了水漂,而两家公司倒闭方案拥有同一家操盘手广东粤和律师事务所。   一月之内,深圳市龙岗区连续两家手机供应链公司发出倒闭公告。受此牵连,数百名手机材料供应商超过3亿元被拖欠货款打了水漂。   2015年10月8日,深圳市福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福昌电子)发布《关于公司放弃经营及涉及员工权益的通告》,宣布公司因资金链断裂,决定即日起停止生产、放弃经营。   福昌电子系深圳明星企业,主要生产手机壳的上盖、下盖、中框,以及机顶盒配件,为中兴、华为、TCL等手机厂商供应手机配件。多位手机行业人士介绍,福昌在行业内基本属于中上流的公司。根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2014年报告显示,2014年福昌电子营业收入4.59亿元、净利润1905万,纳税1758万元,资产总额7.25亿元,负债5.8亿元。   接受记者采访的数十位供应商表示,此前完全没有任何倒闭的消息,上个月还在拼命催货,9月底还有几家送过去一批,都是几十万货款。目前累积的货款有3-4亿元未偿还,我们不知道怎么办。目前,福昌供应商正在自发整理福昌公司的供应商欠款清单。   数位公司员工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:节前还通知我们10月4号开工,后来又改为8号开工,但上班时突然看到这个(倒闭公告)。   愕然的不只是员工与供应商,还包括福昌的客户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华为表示:福昌是华为移动宽带和家庭产品的部分结构件供应商,在华为整体采购份额中所占比例很小。此次福昌在未通知华为的情况下突然停产,对华为造成损失,华为已紧急调换其它供应商,会尽快消除对产品交付的影响。华为会对福昌停工后续事宜给予密切关注,同时也关注并理解福昌员工的诉求,希望福昌在法律框架内解决好相关事宜。   巧合的是,一个月之前,龙岗区上演过雷同的一幕。2015年9月8日,深圳市鸿楷兴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也发布了一个不足50字的公告,宣布倒闭。鸿楷兴结清了员工薪酬,但留下214家供应商接近3500万元拖欠货款,目前没有任何解决途径。   突然倒闭   值得一提的是,福昌、鸿楷兴的倒闭方案拥有同一家操盘手广东粤和律师事务所。   根据多位供应商透露,福昌电子已经成立18年,多年来经常拖欠货款,供应商也是换了一波接一波,这次沦陷的供应商大多是最近两三年与福昌合作的。   9月底,业务还在正常运作,9月30号,还催过一批货。但10月3日,我们发现福昌工场开始从工厂往外搬迁设备,大家担心老板变卖资产跑路,就联合去工厂与福昌对峙。   一位为福昌提供涂料的供应商透露:对峙到10月5日,供应商与福昌的法定代表人陈金色进行了电话会议,当时陈金色与其律师提出了债转股方案,表示通过债转股的方式,承诺与供应商一起经营企业,并表示有钱赚。   根据陈金色在电话会议中透露的信息,福昌银行欠款约1.9亿,供应商欠款约2.7亿,公司现金缺口约8000万。据了解,被拖欠货款最多的是深圳美丽华集团,美丽华为福昌提供涂料,货款约1000万。广东九佛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向记者透露:福昌拖欠我们货款511万元。此外,被拖欠金额在500万左右的供应商有接近10家,被欠款200万以上的供应商33家。   但10月8日,福昌突然倒闭,现在,老板也联系不到了,我们的货款都不知道何处追讨。   一个月之前,2015年9月8日,深圳市鸿楷兴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也发布公告,宣布倒闭,鸿楷兴也是手机厂商生产塑料壳。   鸿楷兴也是9月8日突然倒闭。倒闭前还在催货、装饰工程,面对追讨货款的供应商也提出了债转股方案,制造了一种正常运行的假象。在稳住大家之后突然宣布倒闭,老板跑路,联系不到。深圳市伟胜筛网有限公司人士告诉记者:8月29日,鸿楷兴还催了一批货。目前,鸿楷兴欠我们20万货款。   根据一位供应商统计,鸿楷兴供应商共214名供应商,欠款约3500万。除此之外,鸿楷兴开具的1000多万空头支票,大部分在8月31日到期。   债转股谈判   两家公司都拖欠我的货款,而且,两家公司都聘请了一位广东粤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闫维禄,两次都是他替公司跟我们供应商谈判,提出债转股,稳住我们供应商,然后公司迅速转移资产、跑路。据记者了解,多家供应商同时遭遇了这两起事件。   两家公司都没有依法申请破产,供应商也完全没有渠道去追回货款。鸿楷兴供应商维权代理律师李义(化名)告诉记者:鸿楷兴未依法向管辖地人民法院申请破产,未依法进行清算,自行宣布倒闭,涉嫌侵占供应商货款。   李义介绍,根据《破产法》规定,企业有两个破产条件:资不抵债、明显缺乏清偿能力。根据李义收集的多条证据,鸿楷兴完全不符合这两个条件,而且,宣布倒闭之前,鸿楷兴公司负责人的私人账户收到多个款项。供应商称:这些款项为企业应收账款,这些钱进入了鸿楷兴董事长邱自强的私人帐户中。   两家公司未能依法破产,数百供应商也很难找到法律渠道去争取接近3亿元的货款。鸿楷兴宣布倒闭一个月以来,214名供应商未有一人能找到追讨货款的途径。   最没办法的是,维权举步维艰。数位鸿楷兴供应商告诉记者:我们当时去区政府、市政府、街道办反映,根本无人受理我们的材料,去经侦报案,也没有什么效果。福昌事件中,相关部门同样如此。据一位福昌供应商反映:我们已经向区、市相关部门报案,但没有哪个部门接收我们的材料。   李义表示:如果政府机关可以第一时间出面对企业进行调查,情况会比现在好得多,现在,鸿楷兴财产都被转移了。李义透露,在宣布倒闭期间,鸿楷兴公司的公司账户以及6个私人账户的所有财产已经全部转移。   目前,李义暂未介入福昌倒闭事件,不过李义指出:两个公司倒闭后面,均出现了广东粤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闫维禄的影子,令人生疑。   需要指出的是,福昌电子在通告中表示将分别于10月9日、10日、11日的17:00之前分别发放时薪、日薪、月薪员工工资。不过,截至记者发稿时,2691名时薪员工、1162万元薪酬仍未能发放,公司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称:现在是因为需要新办理工资卡,正在与银行加紧走流程,我们会尽快发放。此外,福昌9日发布《关于员工诉座谈的通告》,表示将于10月10日下午14:00与员工代表磋商初步补偿方案。   根据供应商提供的电话、联系方式,记者致电福昌电子、鸿楷兴公司董事长邱自强、粤和律师事务所闫维禄,均未能联系到当事人对此回应。   21世纪经济报道